English
English 韩文 日文
移动端
移动端网站
官方微信
官方微博

毓秀风采

微电子系来了个“芯”教授

时间:2017-05-08 来源:《北方工业大学报》 供稿:吴猜、高秀钦 审稿:尉峰 浏览: 字体:

在当下全校正紧锣密鼓地开展学科建设的关键时刻,高端人才引进取得了新的突破。今年春,微电子领域的著名专家闫江教授与我校签订聘任合约,成为我校引进的第一位“千人计划”专家。近日,闫江教授已来校报到正式入职工作。带着对这位科研“大牛”的好奇,校报记者敲开了闫江教授办公室的门。 

半百人生做出“新”选择

闫江教授,作为“文革”后恢复高考的第一代大学生,在获得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硕士学位后,进入了刚组建的中科院微电子中心。那时中科院大力培养人才,闫江借助这一契机选择了出国深造,没想到的是,这一走竟是17 年。国外生活期间,闫江先取得了美国德克萨斯大学的电机系博士文凭,进入英飞凌(前西门子半导体研发部门)公司总部,先后开展了与IBM、三星、东芝等公司的联合开发项目。2009 年,49岁的闫江动了回国的念头“技术学得也差不多了,是时候回来报效祖国了”。这一年是党中央组织部发起的引入海外高端人才计划(简称“千人计划”)的第二年,于是已经在国际微电子领域上拥有很高声誉的闫江,回国后很快加入“千人计划”的队伍。甫一回国,他和他的团队就接手了“22 纳米关键工艺技术先导研究与平台建设”的项目,什么是“22 纳米”呢? 22 纳米指的是在芯片上排列的晶体管最小尺寸单元,尺寸越小,每个芯片上搭载的电路就越密集,芯片的功能也就越强大,但是相应的技术研发也愈加困难。

要知道在此之前已有许多国内团队参与研究这个项目,但遗憾的是没有任何一家取得过太大进展。闫江说:“22 纳米技术放在当时世界上也是首屈一指的尖端技术,每一个先进的产品、科技的诞生都需要一个积累研究的过程,许多发展中的技术没有看过,没有做过,只看一些文献,或者靠想象去实现技术的突破,有些不太现实。我们团队中6 人都在国外参与过芯片45 纳米,32 纳米技术的研发,所以接手这个项目后设计出了正确的实验方向,规避了许多实验可能出现的错误,最大限度地提高资源利用率和缩减完成实验的时间。能快速攻克这个难题,经验在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”

谈及国外和国内研究的差别,闫江深有感触。在他看来,至少从微电子领域来说,国外最前端的科技都掌握在企业的手里,企业根据产品的发展情况去研发新技术,像统治了芯片行业95% 份额的英特尔,它有一个很强的研发团队,他们会根据CPU 的发展情况,不断开发出新产品,使自己一代又一代都处于领先的地位。任何一个国际顶尖的公司,他们对科研的投入都是巨大的。而国内在这方面就相对落后,顶级科研人员数量过少,本国企业达不到国际巨头的规模。使得科学研究多由政府牵头、出资,在这样的前提下虽然国家加大投入力度,开展了千人计划、长江学者、百人计划等补齐人才的举措,但客观来说国内掌握的技术与国际前沿技术相比仍有一定的差距。

北方工大结识“新”缘分

2009 年回国后的闫江一直工作在中科院微电子所,今年春天他离开了这个工作了8 年的科研第一线,成为北方工业大学大家庭的新成员。闫江有了一个新的身份,人民教师。他说:“从中科院到北方工大,我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。”这个回答常人会觉得不可思议,学校怎么能与中科院相比呢?其实,北方工大是北京市属院校中为数不多开设微电子专业的院校之一。微电子系的张静老师说:“北京市属院校中将微电子单独列作为一个系的,仅有我们一家”。为了推进学科建设,完善微电子系与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从本科生、硕士到博士的联合培养体系,学校引进了闫江教授。“学院与我谈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他们的真诚,真诚地希望我加入。我们科研人员做事情非常需要领导的支持,北方工业大学有这个意愿,我也有想法去把微电子这个学科,甚至咱们学院建设得更好,登上更大一个台阶。”闫江觉得,“在中科院自己只是普通研究人员,到了北方工业大学可能发挥更重要的作用,因为学校给了我更充分施展自己才能的机会。”他说道: “我来这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把大家聚在一起,给团队争取更多的外部资源,让大家的工作能跟国际前沿发展的方向一致。这样才能将北方工业大学微电子系打造成一个有特色的学科,在高校里达到数一数二的水准,成为学校的一张‘名片’。” 

“芯”老师和“新”朋友

对于未来的教学,闫江充满期待,“我以前虽然举办过很多跟微电子有关的讲座,但是以老师的身份为学生授课还是第一次,相信以我的工作经历、研究经历和接受过的国内外教育,可以让学生接收到一些新观念、新知识,新启发。当然,教学其实是一个相互的过程,学生在我讲课的同时也会反馈给我很多新的思考和想法,我同样也在学习。所以非常欢迎同学们与我互动交流,问学术问题也好,问生活经验也罢,只要你有倾诉的意愿,我愿意做一位倾听者,可以为你解惑,提出一些更中肯的建议,相比于良师,更希望我能成为同学们的一位益友。”

对于如何让学生在校所学能够与社会实际有效连接,闫江说:“学生到社会上无论从事什么具体工作,接触到的大都是全新的东西,是学校里没教过的。那么我们应该让学生们在大学期间培养独立思考、接受新事物的能力。不同于中小学被动地学习,大学老师更主要的是教给学生学习的方法。”闫江还说道,“单纯地讲‘学习能力’是不够的,因为能力不是一个可以简单量化的东西。课本里基本的知识学生需要掌握,还要通过研究拓展自己的眼界,培养自学的兴趣。现在大学生的主动性、能动性尚需加强,也是我们大学教育将来要探索的地方。”

与目前通过高考上大学的方式不同,闫江是通过数学竞赛保送进的中科大,随后被分配到了物理系。闫江说:“那时物理系就只有激光、晶体、发光和半导体4 个专业可以选择,我根本不知道哪一个适合我,可是半导体收音机当时是个稀罕物,学半导体专业将来做个收音机也很不错啊!”带着这样简单的心愿,闫江进入了微电子这个领域,“哪曾想,竟做了一辈子的芯片集成电路,收音机到是没做出来几个。”想到自己当年上大学时的懵懂,闫江深感现在大学生很幸福,“你们都可以查到自己专业的发展方向,选择专业面也广了许多,我非常高兴你们能追求自己所热爱的东西。”

谈到大学生走上就业岗位需要哪些品质,思想应该作何转变时,闫江认为:“现在年轻人的抗压能力很弱,我们就像在室内教学生游泳,有理论课练习课,几年后你们就要被扔进大海,大海里的风浪无法预测,风平浪静时可能会很舒服,但是有了风浪时怎么办?甚至还有鲨鱼袭来。所以要进入大海这个新环境,同学们首先要做好碰到很多挫折、困难的准备,不要一切都想得太美好。很多学生都是独生子女,被人从小捧到大,主动性不强。到了社会后竞争非常激烈,没人再会捧着你。同学们要能适应这种新环境,游到一片陌生的水域时不要迷茫慌张,沉下去感应水温,浮上来呼吸空气,试着接受它,继而融入它。刚离开校门的学生看着都一样,但是五年以后,会分出不同的层次,十年以后分得更加清楚,有的人就能走得很高,有的人仅仅只是小小的进步。虽然外部环境不可预测,可我们的抗压能力,我们的主动性都是自己养成的。”

闫江教授谈锋甚健,思路开阔加之功底深厚,谈吐之间有一股侠者之气。这和闫江小时候的爱好——读武侠小说分不开。2013年参加“金庸书院论剑”活动时,闫江曾讲到,“芯片研究就像金庸小说中修炼功夫一样,很累但是看到每天的进步心里感到很高兴,侠客可以更好地为百姓仗义执言,我们团队的努力可以让祖国更加有底气!”相信闫江教授的加入,也会使我校的微电子专业更有底气,带领微电子学科攀上更高的山峰。


编辑:张雅丽


 


上一条:来自罗马尼亚的朋友
下一条:温暖冬日,用行动点亮心中梦想——我校新疆维吾尔族大学生寒假返乡教孩子学汉语

版权所有 北方工业大学 丨 电话:010-88802114 丨 京公网安备 110402430037号 丨 旧版入口